淺談雞排妹尾牙性騷擾事件的保險問題/大保法王

大保法王
Feb 4, 2021

日前,雞排妹鄭家純揭露自己在尾牙場被主辦單位老闆性騷擾,引發討論。雞排妹也召開了記者會,還原性騷擾經過,但因為記者會場擺放了她自己設計出品的情趣用品飛機杯,也創造了一番話題。性騷擾違反刑法與性騷擾防制法,這部分就是法律問題(拜託不要模糊焦點去攻擊鄭家純學歷或起底鄭家純家世),但我想探討:這其中有沒有保險問題呢?當然有。生活無處不與保險產生連結。

雞排妹性騷擾事件發展至今,牽涉到的保險問題有兩個: 第一是騷擾鄭小姐的那位老闆,如果有投保「董監責任險」(也有稱為「董監事責任險」或「董事及經理人責任險」);第二是雞排妹的飛機杯,該不該投保產品責任險?

  1. 董監責任險部分

董監責任險是什麼呢? 因為擔任企業的董監事會成員或經理人,在執行公司業務時,可能因錯誤、疏忽、過失、義務違反、信託違背、不實或誤導性陳述等行為而被第三人提告,請求損害賠償,為了讓公司的董監事會成員或經理人能安心執行業務,由公司替特所有董事、監察人與高階經理人向保險公司投保,這種保險,就叫「董監責任險」,目前投保對象多為公司董事及監察人。

假定被控騷擾雞排妹的這位老闆,公司幫他投保了董監事責任保險,那麼如果被判定性騷擾成立,雞排妹也向他提出侵權行為損害賠償的請求,這筆賠償金,可不可以由董監事責任保險來支付呢? 這時,需要看董監事責任保險條款的內容。

如果從市面上常見的董監事責任保險條款的承保範圍來看,保險公司對每一被保險人,「在保險期間內,於執行被保險公司董監事、重要職員職務時, 因其不當行為而依法初次遭受賠償請求所生之損失負賠償責任」。但問題就在於:什麼是「執行董監事職務」,在尾牙場為了帶動氣氛而有性騷擾來賓的舉動,是否屬於「執行董監事職務的範圍」? 這個在保險契約條款裡面卻沒有定義。但,保單內對「執行業務不當行為」有定義為:「董監事或重要職員,以其係被保險公司或外部團體之董監 事或重要職員,於執行職務時任何事實上或被指控違反義務、違反信賴、過失、錯誤、錯誤陳述、誤導性陳述、應作為而不作為、違反授權、或其他行為,或僅因其 等為被保險公司之董監事或重要職員之身分而受有賠償請求之事件。」這個定義中「其他行為」的部分十分耐人尋味。在法王看來,雞排妹是在尾牙場合遭到性騷擾,而尾牙如果依民間習慣,是老闆獎勵員工一年辛勞所辦的餐會,雖然不是必須,但,廣義來說,還是屬老闆也就是董事長職務的一部分,在尾牙場合作出來的不當舉動,使來賓權利受侵害,要說是因為執行職務致使第三人受侵害,其實不是全然沒有道理。所以,鄭小姐未來求償,在性騷擾確定成立後,也可以考慮了解一下,對方有沒有保董監事責任險,然後直接向保險公司請求理賠更快。

2. 產品責任險部分

產品責任險是什麼? 產品責任險規定什麼? 產品責任險理賠什麼?在消費者意識抬頭,消費者保護的概念很被強調的今天,只要消費者買了產品,覺得產品有瑕疵或標示不清,導致自己受損失(例如被產品割傷或沒有說明而因不會使用產品爆炸自傷等等),都會像商品製造商求償,而在消費者保護法採取無過失責任又設有懲罰性賠償的情況下,產品製造人很可能面臨在消費訴訟中被高額求償的法律風險(你賣1000件商品,一件有瑕疵,你賺得很可能不夠賠), 保險公司的產品責任險,對於被保險人因被保險產品的缺陷在保險期間內發生意外事故,導致第三 人(不一定只有消費者)遭受身體傷害或財物損失,依法應由被保險人負損害賠償責任且在保險期間內受賠償請求時,保險公司付理賠損害之責,而且保險公司還會為商品製造人支出打訴訟所需的抗辯費用。至於產品責任險的保費,產險公司依各行業而有不同,以總保險金額1000萬(含每一個人體傷死亡100萬,單一事故累積400萬),自負額2000元的入門款來說,如果銷售金額在500萬以下,保費約落在3000~5000元左右。

雞排妹設計監製的飛機杯屬於情趣用品類,基本上是沒有如食品加工類須強制規定要投保產品責任險。但使用情趣用品目的是要得到性慾滿足,就是要爽而不要受傷,但會接觸到身體的東西,誰都說不準,如果銷售量沒有很大,會建議還是保個產品責任險。

雞排妹回應性騷「桌上擺2個飛機杯」 真實原因曝光就寫在身後!

記者張筱涵/綜合報導

雞排妹(鄭家純)日前指稱遭尾牙廠商老闆和金曲歌王翁立友騷擾,3日出席《和平歸來》記者會,被問到相關事項引起熱烈討論,部分網友將焦點放在桌上的2個飛機杯並在PTT發文,但其實該記者會本身就不是專門針對性騷事件的記者會,而且主題就是要義賣她的品牌推出的飛機杯「純愛杯」。

網友3日於PTT發文指出「為什麼雞排妹開記者會要放飛機杯」,引起爆文討論,部分網友說「就來賣貨的啊,你真的以為要澄清什麼嗎」、「就工商飛機杯啦!快點訂起來」、「炒新聞」。但事實上雞排妹只是在《國際橋牌社》第二季《和平歸來》記者會回應性騷議題,記者會的主題本身就是「鄭家純贊助《和平歸來》影集製作」。

雞排妹收到製作人汪怡昕邀請特別客串第二季外,因為很認同並支持將台灣SARS歷史演出,所以不只以演員身份客串也以企業主身份贊助,將自家品牌純色所得30萬捐出,和製作組也決定捐出30組飛機杯義賣,所得將全數捐給防疫基金會。

國際橋牌社官方YouTube也在3日晚間上傳「為什麼鄭家純贊助《和平歸來》?」為題的影片,並表示:「記者會上鄭家純以《純色》企業主的身份,邀請大家一起支持《和平歸來》,把當年台灣一同對抗SARS,以及台灣歷經的防疫過程重現出來,並透過向「國際橋牌社」這樣的歷史影集,將這段歷程放上國際。」

而在PTT文章「為什麼雞排妹開記者會要放飛機杯」中,也有網友認為「呃不是她義賣飛機杯的記者會,不放商品是要放什麼」、「先搞清楚記者會主題好不好,留言真的很噁心」、「這記者會就不是澄清記者會,是她贊助募資電影,為什麼不能放」。

原文網址: 雞排妹回應性騷「桌上擺2個飛機杯」 真實原因曝光就寫在身後! | ETtoday星光雲 | ETtoday新聞雲 https://star.ettoday.net/news/1914058#ixzz6lUX7VdVg
Follow us: @ETtodaynet on Twitter | ETtoday on Facebook

「愛露還怕性騷擾」 館長不捨雞排妹:人家性感「不代表隨便」

記者林彥臣/綜合報導

雞排妹鄭家純指控翁立友性騷擾疑雲,在網路儼然成為兩派不同意見的宗教戰爭。館長陳之漢在3日晚間的直播,也談到這個話題,相當不捨雞排妹遭到網友批評「愛露還怕性騷擾」,強調人家性感不代表隨便。

館長表示,雞排妹最初雖然靠身材、外型、感走火辣路線走紅,但是現在發生事情之後,看到新聞底下很多留言是,「你不要這樣穿」、「你本來就是靠露,現在又說人家性騷擾」。

館長強調,人家穿性感、靠外表身材走紅,跟她隨不隨便,這是兩回事,一個女生穿得很辣,是她的自由,也不太表可以隨便給人家摸,又不是像印度一樣,性侵的加害者常常說,「因為對方穿得很辣,就是要引誘我性侵啊」。

館長再提自身的經驗,在早期剛走紅的時候,去外面演講或拍片的時候,常常被別人要求摸一下,甚至有的人連問都不問就直接摸了,他也覺得很不被尊重,對方根本沒有想過他的感受。

館長說,事情的真相如何,是雙方自己去處理釐清,但是網路上留言的現象,不只是雞排妹的事情,而是在提醒那些「沙豬主義」的男性,「講話真的不用這樣子,給女生尊重嘛」。

原文網址: 「愛露還怕性騷擾」 館長不捨雞排妹:人家性感「不代表隨便」 | ETtoday生活新聞 | ETtoday新聞雲 https://www.ettoday.net/news/20210204/1914003.htm#ixzz6lUXdXxp7
Follow us: @ETtodaynet on Twitter | ETtoday on Facebook

--

--

大保法王

不賣保險卻最懂保險、保險法律、保險銷售與理賠爭議的人。讀我的文章,你不再落入「買保險時講人情,申請理賠時被翻臉無情」的窘境。 我是保險法專家,曾是金融評議委員、金融仲裁人、保險公司講師、保險財團法人董事、汽車保險相關組織顧問,你的保險法律與理賠問題,我最懂。